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央媒看四川丨春天已至英雄归来——记四川省支援湖北医疗队

【发布日期:2020-03-31 】 关闭

321日,载有318名四川援助湖北医疗队第三批撤离队员的两架民航客机飞抵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自125日派出首批医疗队,截至3824时,四川共派出10批医疗队、3批疾控队、3名国家单独抽调专家和前方工作组,共计1463人。期间,医疗队共收治患者2030人,治愈921人。 湖北和四川,山水相邻。12年前,汶川特大地震,作为18个对口援建省(市)之一,湖北为四川抗震救灾贡献了重要力量。“我们不会忘记汶川特大地震时全国各地对四川的援助,我们带着一颗感恩的心奔赴湖北,关键时候冲得上去,危难关头挺得过来。”川北医学院临床医学系副主任周仲辉的话代表了每一位出征“川军”的心声。

争分夺秒,每一天都像是在“打仗”

“逆行,为了医者使命。武汉,我们来了!”125日,农历正月初一,发完这条朋友圈,周仲辉带领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20名医护人员出发,于127730分进入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 “刚到时,医院里的医护团队大多没有从事过成年人重症肺炎救治工作,必须重新梳理院感防控流程,全面消毒并改造病房,创造收治更多病人的条件。此外,医院供氧系统原本只能同时满足100余位病人的吸氧量,在患者骤增20多倍的情况下,必须马上解决供氧问题。”周仲辉所面临的问题并非是单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内科党总支书记罗凤鸣带领团队把集中供氧系统和钢瓶供氧相结合,用最“土”的办法增加患者供氧量。“在集中供氧条件下,如果患者使用无创呼吸机,就给患者增加钢瓶鼻导管吸氧;如果患者使用经鼻高流量氧疗仪,就给患者增加钢瓶面罩吸氧。”罗凤鸣说。病床数量增加了,新的ICU病房建起来了,供氧系统优化了……初入“战场”时的困难在逐一化解,工作强度却一天比一天大。来自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主管护师张智荣担任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9楼病区护理组组长。她回忆,尽管每天在病房里工作的时间只有4小时,但从离开宾馆驻地到返回,一般需要8小时。“在清洁区,队员互相协助穿防护服,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进入病房,打针、输液、监测血糖……没有一刻休息。” 有14年工作经验的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黄进,对于日常加班加点早已习惯。然而到达武汉后,她第一天就满负荷工作10小时。她说,“整个人都差点虚脱,咽喉就像着火一样,但能做的只有一个字‘扛’,就算后背痒得不行,也只能‘忍’”。

守望相助,我们是战友是亲人

319日,前往机场的大巴车上,张智荣在手机上写下这样一段话:临行前在酒店楼下的西湖广场集合等待出发。发现对面居民楼的阳台上有一面五星红旗在摇动,隐隐听到有人为我们喊着送别的话。张智荣说,她最希望看到的送别场景是,大家走出家门、摘下口罩,大声告诉医疗队,“我们一切都好了”。 多少个日夜守望相助,多少次彼此相互鼓励,应对疫情、共克时艰,他们是战友是亲人。周仲辉说,他们要把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骨科医生武振威的抗疫故事改编成话剧,搬上医院春节联欢的舞台。“武医生的爱人被确诊以后,他坚守岗位。没过多久,他的父亲也被确诊了,他还是坚持和我们一起并肩工作。直到父亲去世当晚,他自己也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必须接受治疗,至此他的工作才按下‘暂停键’。”周仲辉说,在武汉有太多这样的医生,他们强忍悲痛履行着自己的使命,而这个职业的使命就是为生命站岗。 312日,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Z9楼感染科18285岁的张爷爷要出院了,临行前,他对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主管护师何姗提出要求,和每一位照顾过他的医护人员单独合影,并拿出笔和纸记下他们的地址,他要将洗出来的照片寄给每一位。

卸下“铠甲”,感受春回大地

医生真的能跑赢病魔吗?他们真的不会被传染吗?这样的问题,很多医生也曾问过自己。四川省人民医院感防控专家向钱说,初期前往一线的医护人员确实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主要表现是紧张、疑病和失眠。科学的心理疏导、工作逐渐步入正轨让这样的状态有了好转。偶尔下了夜班,大家会在云会议室里举行唱歌比赛,聊聊天鼓鼓劲。按照惯例,半个月是单次救援任务最长时限。因这次救援任务特殊,大家都不太确定回家的时间。“30天左右,达到了很多人心理和身体承受的极限,但是这道坎儿必须要迈过去。”向钱说,多次参加国内外一线救援的专家和领队们成了大家的“心理医生”,和大家单独谈话,既有鼓励也提出建议。在医疗队队员的“大后方”,心理卫生科的同事们为大家制作了舒缓情绪的音乐,不定期展开心理疏导。 “春回大地,阳光一天天暖了起来。病患越来越少,出院人数越来越多,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好,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向钱回忆。 春天如约而至,当驰援湖北的白衣天使们返回家乡时,他们的心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何姗说,她去武汉前还和上高三的儿子有些小摩擦,连续工作11天后,他给儿子写了一封信,母子关系缓和了许多。“我儿子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医生,我感到很自豪,隔离结束后,我要抱抱他,为他加油鼓劲。”何姗说。 324日,一批理发师来到定点隔离宾馆,为向钱和同事们集体理发。“理发师们称赞我们是英雄,每一句话都透着感谢。其实,大家都在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每个人都在发光,每个人都是英雄。”向钱说。